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顶点小说网 >> 全能千金燃翻天 >> 第604章 618:她是信仰亦是光,盛世婚礼(完结章)

第604章 618:她是信仰亦是光,盛世婚礼(完结章)

赵娉婷对宋时遇的印象还不错。

温润有礼,五官英俊,为人谦和。

只是,让赵娉婷好奇的是,宋时遇长得不差,为何一直单身至今。

难道宋时遇和以前的岑少卿一样,也看破红尘了?

赵娉婷往里面挪了个位置,“宋大哥快坐。”

“谢谢。”宋时遇坐在赵娉婷的位置上。

叶灼叫来服务员,“再要一杯绿茶。”

语落,她似是觉得有些不妥,转眸看向宋时遇,“宋大哥绿茶可以吗?”

“可以。”宋时遇点点头。

叶灼笑看服务员,“那就再来一杯绿茶。”

“好的,您稍等。”

安丽姿也将包包放好,笑着道:“大灼灼,娉婷,你们知道我和宋老板是怎么遇到的吗?”

“怎么遇到的?”赵娉婷满脸好奇。

叶灼捧着绿茶,红唇轻启,“车祸。”

闻言,安丽姿一脸惊讶的看着叶灼。

连带着宋时遇都有些好奇地转眸。

安丽姿瞪大眼睛,“卧槽!灼灼,你在我身上安装监控啦!”

叶灼笑着道:“你是不是傻了,刚刚你自己说,在红绿灯路口跟宋大哥的车产生了一点小摩擦。”

安丽姿一拍脑袋,“好像是哦。”

语落,安丽姿笑看赵娉婷,“原来娉婷才是那个傻子。”

赵娉婷无辜躺枪,“我怎么就傻了?”

安丽姿接着道:“你怎么就不傻了?刚刚我说跟宋老板的车产生小摩擦时,你也在边上,灼灼都能猜出来是因为车祸,就你跟二百五一样。”

赵娉婷摸了摸脑袋,“我这不是反应没有灼灼那么快嘛。”

“所以你傻。”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丝毫没有因为长时间没见面儿产生任何隔阂。

叶灼拿着菜单,点了几个菜,然后将菜单递给对面的宋时遇,“宋大哥你看你想吃点什么?”

“让她们俩先点吧。”宋时遇道。

叶灼摇摇头,“不用,她们俩喜欢吃的我都点了。”

安丽姿笑着道:“灼灼可了解我们俩了。”

宋时遇这才伸手接过菜单。

都是一些很普通的大牌档菜。

看着没什么特色,偏偏门外已经排起了长队。

宋时遇加了两个菜,“够了。”

很快,菜就上齐了。

虽然多了个宋时遇,但聊天氛围一点都没变,三人说说笑笑,偶尔还cue下宋时遇。

宋时遇也挺会接梗。

桌子上有着沸腾的火锅,红油滚滚,下入几粒虾滑,十分钟左右捞出,鲜嫩爽口。

叶灼连吃了三个,“这家的虾滑很好吃,你们尝尝。”

赵娉婷摇摇头,“我不喜欢吃虾。”

“我来试试。”安丽姿捞起一粒虾滑。

宋时遇吃着碗里的肥牛。

安丽姿尝了一口虾滑,“味道果然不错,宋老板你也吃啊,虾滑老了就不好吃了。”

“好。”宋时遇捞了一粒虾滑到碗里。

圆滚滚的虾滑裹着麻辣蘸料,不仅Q爽弹牙,唇齿留香,还有一股很特殊的味道。

隔着沸腾的锅底的热气,安丽姿抬头看向叶灼,“大灼灼,你和五爷的婚期马上就要到了,有没有很紧张?”

婚期。

是啊。

眼前人虽然是心上人,却也即将成为他人的枕边人。

宋时遇低垂的眼底说不清楚什么神色。

他在想。

如果十几年前被困在小黑屋内的人,没有遇到她的话,此时会是什么境遇。

人间还有宋时遇吗?

或许。

不会有了吧。

一个人心中若是没有光的话,要如何存活下去呢?

袅袅热气那姣好的容颜衬得若隐若现,须臾,叶灼缓缓开口,“还好,不是特别紧张。”

“对了,灼灼,你和五爷的婚期是订在二月初六吧?”赵娉婷问道。

“嗯。”叶灼微微颔首。

赵娉婷算了算,“那我到时候可能没时间赶回来了,灼灼,你......”说到最后,赵娉婷的声音越来越小。

听到这句话,安丽姿接着道:“能不能请假啊?”

他们三个是最好的朋友,相识相知相遇不容易,安丽姿不想让赵娉婷缺席叶灼的婚礼。

赵娉婷道:“我刚入职,可能不太方便请假。”

安丽姿脸上全是遗憾的神色。

赵娉婷亦是如此。

叶灼握住赵娉婷的手,眉眼含笑,“没事的娉婷,到时候我把婚礼视频发到咱们群里。”

赵娉婷点点头,“那你们当天可要多多在群里发照片,就当我也参加婚礼了。”

“好。”

不多时,宋时遇看了看腕表,缓缓开口,“叶灼,我晚点还有个会要开,可能要失陪了。”

叶灼转眸看向宋时遇,“行,宋大哥那你快回去吧。”

宋时遇起身离开,“娉婷,安小姐,我先走了。”

“宋大哥路上注意安全。”

宋时遇离开后,赵娉婷看着他的背影道:“宋大哥长得挺帅的,性格也还不错,怎么能一直没女朋友呢?”

“性格不错?”安丽姿转头看向赵娉婷,接着道:“娉婷,你怕是对性格不错有什么误解吧!”

“为什么?”赵娉婷满脸疑惑。

安丽姿接着道:“你知道宋时遇在圈子里的外号叫什么吗?”

“什么?”赵娉婷问道。

安丽姿缓缓开口,“阎罗王。”

语落,安丽姿接着道:“其实近些年来宋时遇收敛了不少,我听说,他在未成年的时候,因为弑父,在少管所关了好多年。反正,圈子里对他的风评非常不好。在没认识他之前,我对他没什么好印象。”

“啊?”赵娉婷满脸惊讶。

宋时遇看着可不像这种人。

这段时间以来,宋时遇一直给人如沐春风般的感觉。

安丽姿又接着给赵娉婷科普了很多关于宋时遇的事情。

......

医务室内。

宋时遇面无表情的坐在椅子上,任由刘医生检查。

白嘉裕也坐在旁边,接着开口,“三哥,你这是干嘛了?把自己整成这样!”

宋时遇现在的状态很不好,浑身上下长满了红色的小疙瘩。

闻言,宋时遇没说话。

刘医生接着开口,“宋老板是对虾过敏,还好回来的及时,要不然随时有可能会休克。”

休克他倒是不怕。

他就怕叶灼看出端倪。

白嘉裕皱着眉,“三哥,怎么回事?你是不是遭人暗算了?”

宋时遇体质不好,对很多东西都过敏。

尤其是虾。

所以,宋时遇绝对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才吃了虾的。

而且,对方肯定是非常了解宋时遇的人。

究竟是谁呢?

谁要害宋时遇?

“没有。”宋时遇缓缓开口,“我自己吃的。”

白嘉裕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为什么?”

自虐?

宋时遇不缓不急地开口,“没什么。”

白嘉裕眯了眯眼睛,“三哥你很不对劲!”

他绝对是遇到谁了?

“是叶......”白嘉裕一句话还未说完,就被宋时遇直接打断,“跟谁都没有关系,是我自己想尝尝虾是什么味道。”

白嘉裕看了宋时遇一眼,眼底其实有些心疼。

宋时遇多骄傲的一个人啊。

可现在,却变成了这样......

“三哥,”白嘉裕蹲下来,抬头看向宋时遇,“其实你没必要这么委屈自己,喜欢就去争取。人生就这么长,你别给自己留下遗憾。”

开心就笑,伤心就哭,遇到喜欢的人就去追。

何必要那么累呢?

以宋时遇今时今日的地位,他完全没那个必要。

“是啊,人生一世,草木一秋。”宋时遇轻叹一声,“嘉裕,好好珍惜小唐。”

小唐是白嘉裕现任女友。

两人分分合合,感情有,可白嘉裕总觉得欠缺了点什么,于是就不着四六的。

白嘉裕有些无语的道:“三哥,咱们现在在说你的事情呢!你CUE我干啥!”

“我只是不想让你后悔。”

语落,宋时遇顿了顿,转眸看向外面已经完全暗下来的天色,“我在二十年前就应该是个死人,可上天又给了我一次生命。该报的仇也报了,我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白嘉裕看着他,久久无言。

良久,白嘉裕接着开口,“三哥......”

话到嘴边,他又咽了下去,不知如何开口。

宋时遇太骄傲了。

正因为桀骜的性子,让白嘉裕担心他会走上一条极端的路。

也是此时,宋时遇转头看向白嘉裕,他仿佛看穿了白嘉裕的想法,笑着开口,“我心里有信仰,眼里有光,不会去干那些弱者才会去干的事。”

只要信仰和光在,他就在。

听到这句话,白嘉裕松了口气,接着道:“对了三哥,我爷爷说要给你介绍个对象,对方相貌长相都很不错,你要不要去看看。”

“替我谢谢老爷子,不过不需要。”宋时遇道。

白嘉裕接着道:“可人总归都是要结婚生子的呀!”宋时遇这样怎么行?

“那是其他人。”宋时遇语调淡淡。

白嘉裕不可思议看向宋时遇,“三哥,你不会真打算终身不娶吧?”

“有何不可?”宋时遇反问。

白嘉裕很不理解宋时遇这种想法,他认为人老了就应该儿孙绕膝,同结发之人一起享天伦之乐。

像宋时遇这样的,以后只能孤独终老。

白嘉裕还看过独居老人在家过世,直至腐烂后才被邻居知道的新闻,于是便分享给宋时遇听。

谁知,宋时遇听后只是笑道:“杞人忧天。”

白嘉裕皱了皱眉,“你是为了......”

“不是因为任何人。”宋时遇直接堵住白嘉裕没说完的话。

“可你有没有想过,你老了怎么办?”白嘉裕问道。

“今朝有酒今朝醉。”宋时遇回答。

白嘉裕叹了口气,“三哥,你以后会后悔的。”

宋时遇没说话。

会后悔吗?

自然不会。

若是为了传宗接代,享受别人眼中的天伦之乐娶妻生子的话,他才会后悔终生。

一生一人。

若那人已经为人妻,为人母。

那他便守之护之。

看到这样的宋时遇,白嘉裕也只能无奈地摇头。

须臾,宋时遇转头看向白嘉裕和医生,“你们先出去,我要一个人静一下。”

白嘉裕朝医生看了眼,而后和医生一起离开。

房间内恢复安静。

良久,宋时遇站起来,往落地窗前走去,目视远方。

阳光透过窗户照进来,在他身上镀上一层浅浅的光。

他的脸上没什么神色,看不出悲喜。

往事一幕幕。

她来时携风带雨,他避无可避,她走时乱了四季,他久病难医。

......

农历二月初六。

宜嫁娶。

刚过了凌晨,天还未亮,林家上上下下便灯火通明。

鲜红的“囍”字贴满了全部的门窗。

看着家里忙成了一片,林锦城不知道要忙些什么好,心里一片惆怅。

叶灼是他唯一的女儿,更是林家唯一的女孩儿。

踏出林家的门槛之后,她将是别人的妻,日后还会为人母......

身为父亲,他是真的舍不得。

可今天毕竟是叶灼大婚的日子,他还是挤出了笑容。

虽然叶舒平日里没什么感觉,但真到了叶灼出嫁这天,她也是难受的紧。

好在家里上上下下有白静姝和林泽在打理。

在这个家里,恐怕只有叶灼一个人最轻松。

此时,她正在睡梦中。

白静姝笑着看向林泽,“现在要不要把灼灼叫起来?”

“别,”林泽摇摇头,“我跟化妆师约好了四点半过来,四点二十再去叫她吧。”

“行。”

凌晨四点二十分,白静姝敲门去叫叶灼起来。

“灼灼!起床了!”

听见白静姝的叫声,叶灼应了一声,“化妆师到了吗?”

“还有十分钟就到了。”白静姝回答。

“好,我马上起来。”叶灼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

而后立即换衣服起床。

今天的第一套衣服是传统的喜服。

里三件外三件,丝带间缠缠绕绕间非常繁琐,需要先化好妆再穿喜服。

于是叶灼便随便披了件外套去洗漱。

刚洗漱好,门外就响起敲门声。

嘟嘟嘟--

“狗子,去开门。”叶灼道。

“好嘞!”小白白立即去开门。

门开了,是白静姝带着化妆师过来了。

白静姝笑着问道:“灼灼起来了没?”

“起了。”小白白往后退了几步,“你们快进来吧。”

白静姝带着两个化妆师走进去。

“嫂子。”叶灼从洗手间走出来。

“灼灼,这是今天给你跟妆的两个化妆师,”白静姝接着介绍道:“这是米雪,这是安妮。”

“你们好。”叶灼微笑着打招呼。

两个化妆师看着叶灼,脸上全是惊艳的神色。

这大概是她们见过的最美的新娘子了。

最重要的是,这还是在素颜的情况下。

“叶小姐!”

叶灼接着道:“你们快坐,小白白,去倒茶。”

“好的好的。”小白白立即去倒茶。

安妮惊讶的道:“它是机器人吗?”

不等叶灼回答,小白白立即抢答道:“对哦对哦,而且人家不但是机器人,还是全宇宙最厉害的机器人哦!”

“天哪!它好可爱!”

小白白立即扬起可爱的小脑袋,“刚刚忘了说,人家还是全宇宙第一可爱的小白白哦。”

很快,小白白便倒好茶,端到两人面前。

“谢谢。”

喝了茶,便开始化妆了。

新娘妆和传统的喜服一样,复杂且繁琐。

米雪和安妮一个负责发饰,一个负责妆容。

米雪一边在叶灼脸上涂抹,一边道:“叶小姐,你的肤质也太好了,一点都不卡粉,特别服帖!”

“可能是护肤品选的好。”叶灼回答。

安妮立即问道:“叶小姐你平时什么护肤品啊?”

“若素。”叶灼回答。

若素是国产护肤品。

很常见,也很普通,最重要的是便宜,一套下来才两百块钱。

本以为像叶灼这样的豪门千金,肯定会报出一个让他们仰望的国际大牌,却没想到,叶灼的护肤品这么亲民。

“真的吗?”安妮有些不相信。

她怎么没听说,若素那么好用?

叶灼笑着道:“嗯,若素是很有良心的国货,当然,我说了也不算,你们用了之后才知道。”

事实胜于雄辩。

米雪接着道:“可我听说仙女水更好用。”

仙女水也是一款护肤品,不过是R国的品牌。

“嗯其实若素这种护肤品更适合我们的肌肤,岛国的气候,还有他们的生活习性都跟我们不一样,他们研究出来的护肤品更适合岛国人民。”叶灼道。

安妮点点头,“这么说的话,还真有些道理。”

叶灼又跟他们科普了一些其他护肤知识。

米雪和安妮学到了很多。

“叶小姐,您真是太厉害了,比我们专业的化妆师懂得还多。”

叶灼看着镜中的自己,“女生最重要的就是脸。”

“叶小姐说的太对了。”

很快,妆容和发饰就弄好了。

安妮和米雪往洗手间走去。

叶灼的卧室内就带有洗手间。

两人一边往洗手间走去,一边低声道:“安妮,你相信叶小姐用的是若素吗?”

米雪摇摇头,“我不信。”

像叶灼这样的人,她就算不用仙女水,用的肯定也是顶级的定制产品。

就在此时,安妮的目光被护肤台前的护肤品吸引。

“米雪,你看那里。”

安妮转头看去,也有些惊讶。

这些护肤品有的用了一半,有的将近空瓶,还有的才刚刚开头,除了若素之外,还有其他的产品。

唯一的共同点就是全是国货。

“没想到叶小姐真的在用这些国货!”

“我要拍下来,回去跟叶小姐用同款。”米雪拿出手机。

六点钟。

叶灼换好喜服,坐在床头。

“灼灼!”

就此时,房门被人推开。

身穿伴娘服的安丽姿和李悦悦从外面进来。

淡粉色的伴娘服,也是古装的,看起来飘飘欲仙,并没有在选衣服的时候,为了不压住新娘的风光,去选那种黯然无光的款式。

“快看我们的伴娘服好不好看!”

两人激动的在叶灼面前转圈圈。

“好看!”叶灼微微点头。

“我也觉得好看,”安丽姿看着落地镜内的自己,“灼灼啊,你的眼光简直绝了。”

叶灼反问道:“人美眼光能不美吗?”

摄影师也在这个时候进来,举着手中的摄影机道:“新娘和伴娘来张合影吧。”

“好的。”

李悦悦和安丽姿立即走到叶灼边上。

摄影师一边拍照,一边教她们摆姿势,“对对对,就是这样,伴娘笑得太开心了,稍微收敛一点点,含蓄一点。”

“三二一!好!茄子!”

“再换一个姿势,拿上扇子。”

所有美好的画面都被定格在了相机里。

“新娘单独来一张。”

摄影师咔咔咔的按着快门。

人对于美的事物总是欣赏的,尤其是摄影师。

给叶灼拍照非常轻松,不用特地去找角度,因为无论从哪个角度拍,她都是完美无瑕的。

美的惊心动魄。

那般自然。

拍好之后,摄影师接着道:“新娘子,要不要和你的父母家人一起拍一张。”

“嗯。”

叶舒和林锦城、林泽和白静姝都在楼下忙其他事情。

小白白立即去叫人。

很快,他们就来了。

叶灼身穿大红色喜服,端坐在床前。

看到这一幕,林锦城的眼眶立即就红了。

嫁人了。

他的女儿真的要嫁人了。

“外婆,爸妈,哥嫂子,快来拍照。”

林锦城努力的将泪意收回去,挤出一丝笑容,点点头,往叶灼身边走去。

林锦城和叶舒站在叶灼的身后,白静姝和林泽抱着孩子站在旁边,叶琅桦则是站在叶灼身边。

摄影师看着镜头,“大家的表情不要那么严肃,稍微笑一笑。”

叶舒和白静姝扯起微笑。

可林锦城和林泽却怎么也笑不出来。

心情复杂,尤其难受。

咔擦!

一张照片定格在相机里。

“再来一张。”

于此同时。

岑家庄园。

岑少卿换好喜服,从房间走出来。

“五哥!”何子腾也在这个时候换好伴郎服。

另外一位伴郎是周楚越。

周楚越和岑少卿是小时候的玩伴,十岁那年因为举家搬迁到国外,此后虽然跟岑少卿很少见面,但两人的兄弟情还在。

“楚越,你女朋友跟你一起回来了吗?”何子腾看向周楚越。

周楚越摇摇头,“没,她工作忙。”

“哦。”

岑少卿身穿红色盘扣喜服,丰神俊朗,整个人如同从民国时期的油画中走出来的偏偏俊公子一般。

儒雅又英俊。

“五哥,你这套喜服不错,”周楚越笑着道:“等我结婚的时候可以参考下。”

听到这话,何子腾道:“你家那外国妞欣赏得来咱们这国粹吗?”

周楚越的女朋友是外国人。

想要一个外国人接受本国文化,还是有点困难的。

周楚越想了想,“应该没什么问题。”

何子腾道:“我看有点难。”

周楚越家的外国妞脾气很差,也只有周楚越能忍受,换成他的话,一天都忍不了。

语落,何子腾看向岑少卿,接着道:“五哥,你现在紧张吗?”

岑少卿整理了下衣袖,薄唇轻启,“有点。”

想到马上就要见到叶灼,想到马上叶灼就能成为他的妻子,岑少卿是真的紧张。

还有些激动。

从婚礼的前三天,他就开始失眠。

昨天晚上他更是彻夜未眠,翻来覆去,脑海中始终都是她的身影。

朝是卿,暮是卿。

朝朝暮暮皆是卿。

有点!

何子腾眼底全是惊讶的神色。

天哪!

他这是听到了什么。

他听到了岑少卿说有点紧张。

堂堂岑五爷,居然会紧张。

何子腾笑着道:“没想到啊五哥,你居然也有今天。”

岑少卿神色不变,“我也只是个普通人而已。”

周楚越接着道:“五哥,那你可真是个很普通的普通人。”

岑少卿看了看腕表,“时间差不多了,咱们下楼吧。”

岑老太太和周湘已经在楼下等着了。

两人皆是穿得十分喜庆。

尤其是岑老太太,更是连旗袍都穿上了。

银白色的头发,映衬着酒红色的旗袍,并不显得突兀,反而有种岁月安然般的美好。

白发带花君莫笑,岁月从不败美人。

很难得的,岑老太太今天没有称呼岑少卿为臭小子,而是满脸慈祥,笑意盈盈的道:“少卿,快点出发把,别耽误了吉时。”

订好的吉时是8点出门,8点58分到林家。

两家隔得并不远,二十分钟就能到,但今天婚礼,车速不能太快。

“好的奶奶。”岑少卿微微颔首,带着伴郎团和车队以及其他接亲的人离开

8点30分。

叶灼已经全部准备完毕,坐等岑少卿来接。

就在此时,房门被推开。

“灼灼!”

看到来人,叶灼眼底全是惊讶的神色,“娉婷!”

安丽姿也非常惊讶,“你不是说不能来吗?”

赵娉婷笑着道:“我把老板炒了。”

“有你的。”安丽姿道。

赵娉婷接着道:“开玩笑的,其实我之前之所以说不来,就是想给灼灼一个惊喜而已,她结婚我怎么可能不来!”

叶灼不光是她最好的朋友,还是她生命中的贵人。

语落,赵娉婷又道:“不止是我来了,我爸妈他们都来了。”

“伯父伯母也来了?”

“嗯。”

今天的林家是宾客满座,林锦城和叶舒忙得脚不沾地。

林泽和白静姝亦是如此。

8点58分。

婚车准时出现在林家门口。

铺天盖地的鞭炮声在这个时候响起来。

李悦悦立即反应过来,站起来道:“娉婷,快快快,把房门反锁起来!我去藏鞋子!”

安丽姿把从晚上买的一些整人工具拿出来。

有保鲜膜套,还有指压板,还有口红。

不等新郎和伴郎团上楼,房门就被锁了起来。

这边,岑少卿带着伴郎团和亲友团来到房门前。

“开门呀!”何子腾伸手敲门。

“谁啊?”李悦悦故意问道。

“接亲的。”何子腾回答。

“接亲?接什么亲?”安丽姿接话道:“你们让来接亲的那个人说话。”

“五哥,让你说话呢!”何子腾立即让路让岑少卿站到前面。

岑少卿的心在砰砰地跳个不停,他压住心底的躁动,薄唇轻启,“领导,开门。”

“声音太小了,你家领导听不见。”赵娉婷接话。

岑少卿清了清嗓子,接着开口,“领导,我来接你回家。”

“听是听见了,你们的诚意呢?”

“诚意?”岑少卿转头看向何子腾。

何子腾自然不指望岑少卿能懂什么叫诚意,话说,虽然是岑少卿结婚,但他可比岑少卿还上心,专门查了怎么去贿赂伴娘,让伴娘开门。

只见何子腾从包里拿出一大把红包,“诚意自然时间有的,你们把门开开,我把诚意从门里递进来。”

周楚越朝何子腾伸出大拇指。

厉害!

实在是厉害!

安丽姿的声音从门内传来,“开门?你当我们傻呢?你们把诚意从门缝里塞进来。”

无奈之下,何子腾只好把红包从门缝里塞进去。

收到红包后,三人激动的不行,李悦悦笑着道:“没想到何子腾还挺上道。”

安丽姿接话道:“还不是被五爷给教育的,你都不知道,他以前有多直男。”

何子腾之前追过安丽姿,那直男行为,差点没把安丽姿吓死。

虽然何子腾长得还行,但实在不是安丽姿喜欢的类型。

收了红包之后,三人将门打开,才开出一条缝,就被门外的伴郎团和迎亲团给挤开。

“进来了!进来了!”

岑少卿身穿红色喜服,手拿捧花,就这么看着端坐在床上的叶灼。

她身姿笔直,手里拿着扇子,遮住了如花容颜。

“领导,我来接你回家了。”

安丽姿双手抱胸,“五爷,你接你家领导回去就这个态度啊?”

岑少卿楞了下。

何子腾立即小声提醒岑少卿,“五哥,跪下,跪下。”

换成以前,何子腾可能还会担心岑少卿因为大男子主义不愿意跪下。

但现在......

不会了。

因为岑少卿在叶灼面前是没有底线而言的。

收到提醒之后,岑少卿立即单膝跪地,“领导嫁给我吧。”

叶灼还未说话,李悦悦接着道:“求大灼灼嫁给你怎么着也得背个三从四德吧。”

闻言,边上围观的亲友立即附和道:“三从四德!背三从四德!”

岑少卿平时多孤冷的一个人?

大家也都趁着这个机会多整蛊他一下。

毕竟,机会难得。

错过今天,他又是那个高不可攀的岑五爷。

背三从四德这种小事根本就难不倒岑少卿,简直就是张口就来的小事,“领导出门要跟从,领导命令要服从,领导讲错要盲从。领导化妆要等得,领导花钱要舍得,领导生气要忍得,领导生日要记得。”

看着单膝跪地在背三从四德的岑少卿,周楚越压低声音朝何子腾道:“五哥以后肯定是个妻管严。”

而且是晚期的那种。

何子腾笑着道:“这还用说?”

背完三从四德,叶灼移开手中扇子,露出一张明艳动人的脸,她一字一句,“岑先生,从今天开始,你从实习生正式转正了。”

语落,叶灼接过他手中的鲜花。

看着她的脸,岑少卿激动的不行,一颗心都要从胸腔里跳出来。

恍惚间,又回到了跟她表明心意的那个下午。

“咱们回家!”说着,岑少卿便要起身抱起叶灼。

“等等。”赵娉婷在这个时候开口。

“还有其他事吗?”岑少卿转眸问道。

赵娉婷接着道:“五爷,灼灼的鞋还没找到呢!”

“鞋?”

岑少卿低头掀开叶灼的裙摆,裙摆之下,她的脚果然是光溜溜的。

“鞋子呢?”岑少卿问道。

“鞋子在哪里,当然需要你自己去找了,”安丽姿道:“你也可以让你的伴郎团和迎亲团帮忙,温馨提示你们一下,鞋子就在这间屋子里。你们赶快找吧。”

得到线索之后,众人立即忙活起来。

可找了半天,甚至连垃圾桶都翻了,也没有找到鞋子。

何子腾看向伴娘团,“再给你提示吧!”

李悦悦双手抱胸,“给提示可以啊,但有条件。”

“这个我懂。”周楚越立即拿出何子腾没发完的红包。

李悦悦和其他两位伴娘满意的收下红包,这才给他们指了条明路。

历经很多事情,这才找到婚鞋。

岑少卿单膝跪地,帮叶灼穿上婚鞋,随后将人懒腰抱起,“咱们回家。”

岑少卿一口气把人抱到婚车内,生怕伴娘团一个反悔,又要刁难他。

好在,几个伴娘并没有再次发难,而是坐到后面的婚车内。

今天是传统婚礼,原本岑少卿是想准备八大抬大轿的,但是又怕造成交通堵塞,所以就没安排轿子。

一共二十八辆婚车。

清一色的玛莎拉蒂,车牌号也是连数的。

......

于此同时。

一场豪华婚礼车队刷爆了网络。

大家纷纷猜测究竟是什么大人物结婚。

不仅如此,原本平静的上午,天空中却出现了很多直升飞机。

虽然京城大人物多,但平时出现很多架直升飞机,并且都是往同一个方向飞的情况还是少见。

【据我的一个可靠的朋友说,今天全世界所有的大佬几乎都聚集在了京城。】

【是因为这场婚礼吗?】

【别吹牛了,什么人结婚才能聚集各方大佬啊?】

【有是有的,比如叶小姐和岑五爷!不过他们好像还没有宣布婚期。】

【楼上的,你那位可靠的朋友有没有跟你说到底是谁结婚?】

【......】

网络上众说纷纭,猜什么的都有。

这边,婚车停在了某五星级酒店。

这家酒店是岑少卿自己的,为了准备这场婚礼,酒店在半个月前就不营业了。

此时,酒店内外全都是宾客。

大佬们也都聚集到了酒店。

叶灼被林锦城挽着胳膊,站在礼堂的大门后,静待及时的到来。

光线有点暗。

看不清林锦城脸上的表情,可叶灼的手臂却被一抹液体晕染。

父爱无声。

此时此刻,叶灼心里亦是非常舍不得,转头看向林锦城,“爸。”

“嗯。”林锦城强忍着泪意,“灼灼,爸爸今天很开心。”

很平淡的一句话,却听得叶灼红了眼眶。

“三、二、一......”婚礼司仪的声音穿透礼堂,从里面传出来,“现在有请我们美丽动人的新娘。”

礼堂的门被伴郎拉开。

钟声响起。

林锦城挽着叶灼,一步一步往台上走去。

岑少卿就站在红毯的那头。

红毯不长,很快就走到了岑少卿身边。

林锦城就这么看着岑少卿,“不许欺负灼灼。”

“您放心。”岑少卿直视着林锦城,“我向您保证,永远都不会欺负灼灼,未来,她不仅是我的妻子,她更是我的命。”

“岑五爷,你要是敢对叶小姐不好的话,我们这些人都是叶小姐的后盾!”宾客席间,各国大佬在这个是站起来。

这些人都是平时在新闻上才能看到的。

“还有我们。”越来越多的人从席间站起来。

场面有些壮观。

叶灼于他们来说,不仅仅是神一般的存在,更是信仰。

台下的岑老太太和周湘,以及叶舒等人早已是红了眼眶。

岑少卿面向众人,再次保证,“请诸位放心。”

林锦城这才哽着嗓子,依依不舍地将叶灼的手放在岑少卿的掌心中。

岑少卿立即紧紧的握住叶灼的手。

婚礼进行的非常顺利。

最后是改口的环节。

双方亲人坐在台上,新人要敬茶,改口。

先是女方父母。

不仅是林锦城和叶舒,还有叶琅桦这个外婆。

岑少卿端上茶,“外婆请喝茶。”

“好。”叶琅桦脸上全是笑意,往岑少卿手里塞了个红包。

“爸妈请喝茶。”

林锦城虽然挺不乐意喝茶的,但还是板着脸接过来了。

岑家这边就只有周湘和岑老太太。

叶灼端着茶,“奶奶请喝茶。”

奶奶。

听到这个称呼,岑老太太再也绷不住了,想到了跟叶灼第一次见面的场景,那个时候她就知道,叶灼将来肯定是她得孙媳妇。

“乖,乖。”岑老太太双手接过茶杯,喝了一口,然后将红包塞到叶灼手里。

随后,岑老太太看着叶灼道:“灼灼,以后你就是咱们家的女主人,只要是说你,我们绝不说二。这里除了红包之外,还有家里的银行卡,各种产证,还有钥匙。”

这话音刚落,便有侍者端着个托盘走过来。

说到这里,岑老太太顿了顿,“要是少卿敢欺负你的话,以后我就没这个孙子。”

此言一出,空气中立即响起铺天盖地的拍掌声。

敬茶之后,便正式开席。

叶灼去后台换了套敬酒服,便跟着岑少卿去挨桌敬酒。

婚宴结束,已经是晚上十点。

叶灼累的连妆都不想卸,就这么的瘫软在床上。

楼下,岑少卿还被何子腾已经周楚瑜以及于暮年等人拉着灌酒。

记忆中,岑少卿就没喝醉过。

今天晚上也是一样。

三人不信邪,非要喝倒岑少卿,可是,还没等喝倒岑少卿,三人就先醉了。

看着不省人事的三人,岑少卿松了口气,可算是没人能打扰他们了,低眸拍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尘,抬脚往婚房走去。

门是关着的。

听到开门声,叶灼知道是岑少卿进来了,爬起来,靠在床上,语调慵懒,“给我倒杯水。”

岑少卿走过去倒了杯水,却没有递给叶灼,而是一饮而尽。

见状,叶灼急了,“你怎么自己喝了!”

岑少卿也不解释,走过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须臾,抬起她的下巴,薄唇就这么的压了下来。

清凉的水,顺着他的薄唇,渡进了叶灼的嘴里。

空气中的温度越来越高。

岑少卿压抑的太久了,自然不会浪费一分钟时间。

“灯!灯!”

啪--

屋内的灯全被熄灭了。

黑暗中,只能听到一些声音。

.......

直至第二日上午十一点,叶灼才睁开眼睛。

“醒了。”

岑少卿已经恢复衣冠楚楚的样子,衣冠整齐,站在床前,就这么看着叶灼,深邃的凤眸中一片漆黑,沉得不行。

和昨夜的他判若两人。

叶灼动了一下,只觉得浑身都没劲,还有些酸痛,扔了个枕头过去,“你倒是轻松!”

“轻松吗?”岑少卿走过去,微微倾身,压低声音道:“可昨天晚上出力的一直都是我。”

“你还真敢说!”叶灼伸手捏了一把他的脸。

“又没有外人。”岑少卿低沉的语调里,还略带三分低暗哑。

“几点了?”叶灼接着问道。

“十一点半。”岑少卿语调淡淡。

很是平淡的回答,却让叶灼非常惊讶,“十一点半了?”

她还以为最多九点半。

“嗯。”

叶灼立即掀开被子起床,“你怎么不早点叫我。”

掀开被子,才发现自己未着片缕,又立即盖回被子,如玉般的脸瞬间就红了,“你先出去。”

“你应该学会适应。”

“出去。”

“好好好,”岑少卿有些无奈的道:“我出去。”

岑少卿出去之后,叶灼才掀开被子开始换衣服。

刚换好衣服,岑少卿的声音就从隔壁传来,“领导,好了没。”

“好了。”

岑少卿推开门从里面走出来,很自然的帮她挤好牙膏,“快点洗漱下,准备吃饭,睡了那么久,不饿吗?”

说到这里,岑少卿接着道:“忘了,你怎么会饿呢!应该是我饿才对。”

叶灼刷牙的动作未停,对着他腿就是一脚。

岑少卿不再贫嘴,给叶灼放好洗脸水。

来到楼下,叶灼才发现,岑老太太和周湘都坐在餐厅等她吃饭。

“奶奶,妈。”叶灼叫的倒是自然。

岑老太太满脸微笑的看着她,“灼灼快坐,王嫂!去给少夫人盛饭!”

“好的老太太。”

岑老太太抓住叶灼的手,“好孩子,昨天晚上辛苦了。”

岑少卿常年健身,什么都缺,就是不缺力气。

叶灼有些微囧,只好转移话题,“奶奶,您和妈你们都还没吃吗?”

“我们不饿。”周湘接着道。

岑老太太连忙点头,“你妈说的对。”

虽然婚礼已经结束了,但网上的热度还没下来,大家都在猜测这场婚礼的男女主到底是谁。

隔天。

叶灼在微博上回应:

从此烟雨落京城,一人撑伞两人行。

岑少卿跟着回应:

幸得识卿桃花面,从此阡陌多暖春。

【全文完】

喜欢全能千金燃翻天请大家收藏:(www.ddxsw.net)全能千金燃翻天顶点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全能千金燃翻天最新章节 - 全能千金燃翻天全文阅读 - 全能千金燃翻天txt下载 - 德音不忘的全部小说 - 全能千金燃翻天 顶点小说网

猜你喜欢: 享哥不按套路出牌全能千金燃翻天温柔刀戏精老公今天作死没渣男不渣[快穿]我在年代文里暴富TFTG[电竞]海王降临娱乐圈异能力春花秋落大佬每天送我上热搜臣服做霸总的男人我靠直播登上武道巅峰女配一心学习[快穿]微光割舍替身女配她爆红娱乐圈[穿书]在年代文里当绿茶女王老爸从修真界穿回来了
完本推荐: 海王降临娱乐圈全文阅读渣男不渣[快穿]全文阅读食神诸天成圣全文阅读温柔刀全文阅读做霸总的男人全文阅读真香[快穿]全文阅读以下犯上gl全文阅读微光全文阅读有趣的灵魂一千多集全文阅读穿成首辅的早逝童养媳全文阅读异能力春花秋落全文阅读[综武侠]故国神游全文阅读我家老婆来自天上全文阅读割舍全文阅读微光全文阅读修罗姬全文阅读星际第一团宠全文阅读魔临全文阅读馋全文阅读清穿之咸鱼皇贵妃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九阳帝尊我靠直播登上武道巅峰改造全宇宙我真没想红啊超品小农民有趣的灵魂一千多集以下犯上gl万古第一龙呦,听说老身失忆了赵氏孤修拖油瓶只想种田替身女配她爆红娱乐圈[穿书]超神学院之虫族主宰修二代的日常随笔求生食神诸天成圣从低配奥丁开始[西幻乙女]被退婚的贵族小姐暴富了我家老婆来自天上星际第一团宠儒神在上时代狂流全天下都知道太子爱她被迫和三个病娇谈恋爱[穿书]修罗姬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魂全能千金燃翻天数风流人物渣男不渣[快穿]穿书之我成了暴君的掌中娇

全能千金燃翻天最新章节手机版 - 全能千金燃翻天全文阅读手机版 - 全能千金燃翻天txt下载手机版 - 德音不忘的全部小说 - 全能千金燃翻天 顶点小说网移动版 - 顶点小说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