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顶点小说网 >> 我真没想重生啊 >> 第1069章 你住长江头,我住长江尾,共饮一江水。

第1069章 你住长江头,我住长江尾,共饮一江水。

2007年的时候,金陵御庭园是个非常高档的小区,房子新,地段好,附近还有几所大学分校,而且别墅区毗邻月牙湖公园。

夜深人静的时候,似乎还能听到潮汐拍打岸边的声音。

去年春节陈汉升在这里买了一栋别墅,装修完成后一直放置到现在,油漆和家具的味道早已散完了,他6月初从美国回来的时候,就和沈幼楚提过要搬家。

这次去美国之前,陈汉升抽个空就把这件事落实了。

其实搬到新别墅,最开心的是陈子衿,以前住楼房的时候,宝宝每次出去玩耍总是不太方便,因为都需要大人们抱着她搭乘电梯下楼。

有时候运气不好下雨了,陈子衿只能窝在外婆或者“妈妈”沈幼楚的怀里,呆呆的瞅着小雨“噼里啪啦”的打在玻璃上。

不过别墅就不一样了,开门就是自家的院子,随时可以看到花花草草和漂亮的小蝴蝶。

除了对陈子衿的成长有作用以外,还有一个好处就是不会拥挤。

因为换宝宝的原因,陈子衿离不开沈幼楚,吕玉清又放心不下宝贝外孙女,所以吕玉清干脆住在沈幼楚那边了。

再加上婆婆、阿宁和冬儿,胡林语的房子还没装修好,所以她也得“赖”上一段时间。

另外,老陈和老萧双休时也是会来建邺的,莫二妈有事没事送点营养品,更别提王梓博和边诗诗了,他们过来的频率更高。

这是还没算上冯贵和沈如意,冬儿的男朋友金洋明也不是外人,以至于全部到齐的时候,五室三厅的公寓都没有地方落座。

独栋别墅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实在不行王梓博和金洋明这些年轻人都可以坐在院子里的石头上吹牛。

······

七月底的某天下午,建邺已经完美呈现出“火炉”属性了,瓦蓝的天空没有一丝云彩,滚烫的太阳把梧桐树叶烤得油光发亮,就连蜻蜓都只敢贴着树阴飞行,好像生怕阳光灼伤了翅膀。

金陵御庭园的别墅里,婆婆和吕玉清都在午休,沈宁宁去上暑假钢琴课了,冬儿已经成为奶茶店的总经理助理,分担着胡林语的部分职责。

所以现在家里人比较少,一楼的客厅非常静谧,只有电风扇“呼呼”吹动的声音,还有书页翻动时,纸张发出的微弱“哗啦”声。

其实客厅有空调的,而且因为面积太大,陈汉升还装了两台格力冷暖变频柜机,但是之所以不打开,因为陈子衿正躺在沙发上呼呼大睡。

小姐妹俩都没满一岁,省人民医院妇产科的高教授给过建议,宝宝平时可以吹空调,但是睡觉时尽量要关掉,两个妈妈都很坚决的执行了。

陈子衿自然不会独自休息,沙发旁边还坐着沈幼楚和胡林语。

沈幼楚是不怕热的,她性格就是对“心静自然凉”这句话的最好注解,上半身穿着一件白色的长袖衬衫,袖子卷到关节处,露出两只圆润白皙的手臂。

下本身穿着一条长至脚踝的休闲裤,略有些弯曲的长发束成一个丸子头,光洁的额头仿佛象牙似的闪着光泽,高挑的鼻梁,秀丽的嘴巴,一双明晃晃的桃花眼专注的看着资料。

她最近事情有些多,既要写研究生的学期总结,又要复核奶茶店的财务账单,还要准备侵权官司的二审资料。

不过这个画面很温馨,娇儿酣睡,风吹帘动,沈幼楚鬓角偶尔有几缕青丝垂下来,挡住视线的时候,她才轻柔的挽在耳朵后面。

只是胡林语有些受不了,她一是不耐热,二是心里装着事情。

听说萧容鱼很快就要回国了,吕玉清最近都在收拾金基唐城那边的别墅,应该就是等着女儿回来后住到那边了。

胡林语很想知道沈幼楚的想法,可是这个沈憨憨始终不表态,她似乎习惯把所有心事都埋在心底,只是安静的带娃和看书。

嗯,带的还是萧容鱼的娃!

“五年了,一直就是这样不急不躁,也不知道为自己谋划和打算!”

胡林语无奈注视着好朋友温婉的侧脸,心里也有些感慨,原来不知不觉五年都过去了。

其实大一的时候,自己还是因为同情沈幼楚这个室友,所以才帮着她申请贫困生补助金。

不过提起这件事,小胡突然有些脸红,当时差点因为自己的鲁莽和暴躁,直接把补助金搞砸了。

好在陈汉升出面兜底了,他在团委擦了三天的桌子,终于解决了这个问题。

当时胡林语还挺鄙视的,觉得这是“溜须拍马”的歪门邪道,不过经营奶茶店以后,又面对着官司的败诉,小胡逐渐认识到陈汉升手腕的厉害之处。

只是那次补助金事件后,陈汉升就“见色起意”一直纠缠着沈幼楚,沈幼楚傻傻的都不懂得拒绝,直到现在胡林语都经常反省和检讨,为什么自己没有坚决的拦住这段“孽缘”呢!

大二上学期的时候,还发生了一次修罗场,那个叫“萧容鱼”的漂亮女生第一次出现了。

不过这次的修罗场很快被陈汉升平息下去了,与此同时他的事业发展非常迅速,大学没毕业就鼓捣出果壳电子,而且和沈幼楚的关系也很稳定,还贴心的把婆婆和阿宁从山里接出来。

就在小胡无比期待着当沈幼楚伴娘的时候,一道晴天霹雳落下,原来陈汉升始终在脚踏两条船,另一个女孩就是萧容鱼。

最关键的是,沈幼楚和萧容鱼都怀孕了!

紧接着就是宝宝出生、换孩子、两个妈妈不得已慢慢接受······想起几个月前的那段时光,胡林语仍然有些难以置信,沈幼楚和萧容鱼居然都撑过来的。

“可能因为宝宝吧。”

小胡瞥了一眼陈子衿。

换孩子虽然很无耻,但是“换”字的精髓并不是从1变成0,只是从1变成另一个1,这又好像在绝望中留有一线生机,可以让两个妈妈把大量母爱倾注到另一个宝宝身上。

大概也因为如此,胡林语对萧容鱼的敌对情绪莫名其妙消减了很多,本来她也是受害者呀。

可是萧容鱼毕竟是萧容鱼,这次回国后,局势到底要向着哪方面发展呢?

“幼楚~”

胡林无缘无故的叫了一声,打破了客厅里的宁静。

“喔?”

沈幼楚抬起头,明晃晃的桃花眼澄澈如水。

“嗯······没事了。”

胡林语明明一肚子话,但是又不知道怎么开口,敷衍的摆了摆手。

沈幼楚当然不会计较,继续写着研究生论文。

胡林语闷头闷脑的想了一会,突然又站了起来,走到沈幼楚旁边坐下。

“幼楚。”

胡林语再次叫了一声。

“喔?”

沈幼楚依然是温柔的回应,没有一丝不耐烦。

“萧容鱼要回来了。”

这一次,胡林语直愣愣的说道。

“我知道呀。”

沈幼楚点点头,这件事不是秘密,吕阿姨经常去金基唐城那边整理和收拾。

“那······”

胡林语原来想说“那你打算怎么对付她”,可是这个话攻击性太强了,根本不合适。

现在沈幼楚和萧容鱼几乎每天都要视频聊天,前阵子萧容鱼还主动表示,她回来后会负责奶茶店的二审官司。

这样的关系怎么能用“对付”呢,可是“相处”也不合适,胡林语踟蹰半晌,最后憋出一句:“她回来以后,我们就要把陈子衿送回去了吧。”

说完以后,小胡“啪”的一拍脑袋,这不是废话嘛,萧容鱼是陈子衿的亲妈,肯定要送回去的呀。

“嗯~”

沈幼楚轻轻应了一声,她深埋的心思仿佛被触动了,默默合上眼前的资料,转身注视着熟睡的陈子衿。

虽然沈幼楚什么都没有说,但是胡林语能够感觉出来空气中弥散的不舍情绪。

“是不是舍不得?”

小胡和沈幼楚之间也不需要避讳什么,她就直愣愣的问道。

“嗯~”

沈幼楚也是个不会撒谎的性格,她老老实实的承认。

胡林语叹了口气,这几乎是必然的结果,沈幼楚陪伴亲闺女陈子佩的时间也不过才六个月,但是抚养陈子衿的时间都差不多四个月了,怎么可能没感情呢。

可是胡林语也不知道怎么安慰,总不能霸占着陈子衿不还吧,别忘记陈子佩也在别人手上呢。

“反正以后还能再见到的。”

胡林语抚着沈幼楚的肩膀安慰道:“你舍不得陈子衿,萧容鱼就能舍得陈子佩?她以后想见陈子佩,那就带着陈子衿过来!”

真不愧是胡司令,永远都这么的硬气!

沈幼楚没有回应小胡慷慨激昂的陈词,她伸手摸了摸陈子衿的额头,又掖了掖陈子衿肚皮上的小被子,然后轻声说道:“林语,我想去一趟那边。”

“哪边?金基唐城那边?”

小胡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你要过去帮忙收拾吗?我觉得没必要吧,萧容鱼父母很有钱的,如果实在忙不过来他们会请保姆的。”

“不是这样的······”

沈幼楚真的不擅长争论,因为别人可以提高音量或者加重语气,在争论中增加自己的气势,但是沈幼楚做不到,以前她和陈汉升或者胡林语意见不同的时候,基本都是被欺负的那一方。

“那是咋样的?”

小胡仗着嗓门大,“乘胜追击”的问道。

“宝宝跟着我睡习惯了,去了新环境以后,我担心她会哭闹。”

沈幼楚柔柔的解释道:“我想帮着陈子衿尽快的接受新环境。”

“哦~”

胡林语恍然大悟。

萧容鱼回来后,陈子衿肯定要回到亲生母亲身边的,但是宝宝都十个月了,她已经有了自我意识,而且会认人了,在她心里沈幼楚就是“妈妈”,金陵御庭园就是自己的家。

这些突然改变了,陈子衿肯定很难接受,陈子佩应该也是这样,不过妹妹性格安静很多,姐姐这边大概要哭闹一阵子。

小胡明白,沈幼楚是心疼“女儿”了。

“陈子衿最后总归能适应的,我觉得你这就是多此一举、没事找事、节外生枝、好心未必有好报······”

胡林语一口气数落着很久,最后却话锋一转,拍了拍陈子衿的小屁股说道:“不过,我到时和你一起过去吧,毕竟我也跟着照顾这个小东西100多天了。”

“喔~”

沈憨憨点点头,然后趁着小胡没注意,小心的揉了揉宝宝刚才被拍打的地方。

······

下午的时候吕玉清午休起床了,她最近心情很不错。

一是陈子衿正在健康茁壮的成长,这个宝贝外孙女和二十年前的小鱼儿实在太像了。

甜美活泼,而且特别的聪明,她才十个多月,已经能够叫出“妈妈、婆婆(外婆)、公公(外公)、爷爷、姨姨,姑姑······”这些称呼了。

二是心心念念的女儿即将回国,自己一家人又可以团聚了。

刚走出卧室,吕玉清远远就听见陈子衿咿咿呀呀的在说话,有些听得懂,有些听不懂,但是这些小奶音在吕玉清耳朵里,比什么样的天籁都动听。

最近外孙女又解锁了一项新技能,她已经可以抓着婴儿围栏的边缘,慢吞吞的挪动脚步了,沈幼楚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防止宝宝向后摔倒。

“再有两个月,小小鱼儿大概就能走路了。”

吕玉清想到以后散步的时候,陈子衿就在前面踉踉跄跄的跑着,她就有一种享受天伦之乐的满足感。

“吕姨。”

看到吕玉清下来了,沈幼楚轻轻的叫了一声。

“小沈~”

吕玉清笑呵呵的回应,她对沈幼楚早就没有了成见,而且随着了解的加深,印象也是越来越好。

这是个慢性子、有礼貌、善良、低调的川渝姑娘,最关键的是她还很漂亮,吕玉清属于比较“外貌协会”那一类人,所以她内心里是真的很喜欢沈幼楚,不仅仅因为沈幼楚帮忙喂养陈子衿的原因。

“宝宝,你有没有调皮呀,有没有乖乖的喝水呀,有没有闹着出去呀······”

吕玉清蹲下身子,逗弄着陈子衿。

正在挪动脚步的陈子衿听到外婆说话,高兴的转过身,但是她的重心还不够稳,所以小腿一软,径直向下坐去。

不过小屁股要接触到海绵垫的时候,两只手稳稳的托住了,一只手是“妈妈”是沈幼楚的,另一只是外婆吕玉清的。

“咯咯咯~”

陈子衿一点都不怕,她还开心的笑着,并且冲着吕玉清伸出小胳膊要外婆抱自己。

“你怎么这么调皮呢。”

吕玉清把外孙女抱起来,假意的嗔怪道:“小心把你屁股摔成了四瓣。”

“喔!”

陈子衿似乎听懂了外婆在教育自己,不服气的开始“顶嘴”,沈幼楚在旁边温柔的看着,然后低头收拾着地上的玩具。

······

就这样陪着陈子衿玩耍到5点左右,胡林语去接了阿宁下课回来,吕玉清主动去厨房做饭。

冬儿上班以后,家里还没来得及另找保姆,不过吕玉清心甘情愿的为大家服务,沈幼楚她们都会搭把手,倒也不会很忙。

吃饭的时候,吕玉清听说沈幼楚想帮着陈子衿适应金基唐城的新环境,她也是感谢的答应下来。

没过两天,萧容鱼回国的具体时间也确定下来,私人飞机将于8月5号上午在禄口机场降落。

直到这时,吕玉清才彻底松了一口气,没有确切消息之前,她生怕又出现什么意外。

萧宏伟和陈兆军也从港城过来了,5号那天他们都要去接机的,不过两人都没有去金陵御庭园,而是径直住到了金基唐城那边。

两个老父亲都是这样想的,自己先住进去看一看,如果发现缺少什么物件,还能够及时的补充。

3号的时候,吕玉清带着沈幼楚和胡林语来到金基唐城的别墅,吕玉清抱着外孙女,沈幼楚和胡林语手里都提着一个大包。

只是胡林语脸色不太好,似乎有些生气,沈幼楚问了原因,胡林语嘀咕一阵又不愿意说。

小胡生气的原因有些梦幻,因为在过来的路途中,她突然发现这两个小区如果以新街口为中轴线,金基唐城和金陵御庭园正好一左一右,在地图上宛如一座天秤的两端。

两套房子都是陈汉升买的,他这是什么意思?

建邺一座城,困着两个人?

不过这句话听起来太悲凉了,所以胡林语忍着没有说出口。

陈兆军这些人精也注意到了,但是他们没有当回事,年轻人难免火气大,陈汉升以前做生意遇到烦心事,他能站在阳台骂骂咧咧的发泄一个多小时。

“你怎么把宝宝带来了?”

相反,陈兆军疑惑的是,吕玉清怎么把陈子衿带过来了,因为按照常理,应该是小鱼儿回国后再把陈子衿接回来的。

“小沈担心陈子衿不适应这边的环境,就想带着宝宝过来提前感受一下。”

吕玉清笑着解释道:“包里的是衣服,顺便把那边的衣服往这边拿一点。”

“原来是这样。”

陈兆军点点头,两个儿媳妇性格上各有特点,沈幼楚平时话不多,但是一直很细心。

不过,老萧眼神动了动,似乎有些忧虑。

下面就是各做各的事了,提前住进来还是有好处的,陈兆军就发现别墅里的绿植太少了,所以就订了一些盆栽,他现在就要去小区门口,引导运输绿植的卡车进来。

本来这是一件小事,结果萧宏伟突然建议道:“小胡,你也去帮帮忙吧,老陈又要付账又要沟通的,你们年轻人说话利索一点。”

胡林语没有多想,正好她也因为“建邺一座城,困着两个人”,不想继续呆在别墅里,所以就跟着陈兆军去门口了。

当别墅里只有三个人的时候,萧宏伟拉了一下吕玉清,示意妻子跟着自己走到阳台。

“怎么了?”

吕玉清有些疑惑:“什么事这样神神叨叨的?”

“我觉得有个问题,需要和你商量一下······”

萧宏伟缓缓的说道。

本来夫妻俩谈事情不需要拐弯抹角,不过老萧很了解自己的傲娇发妻,她现在和沈幼楚的关系非常融洽,所以有些事必须讲的尽量透彻,并且征询妻子的理解。

吕玉清面色也有严肃,丈夫这样认真,说不定还是个大问题。

“其实你应该也能看出来。”

阳台上,老萧目光眺望着远方,忧心忡忡的说道:“小沈应该早就把陈子衿当成亲闺女了,小鱼儿那边也差不多,不然孙教授都带着身份证过去了,她还故意推脱这么久才回国,不符合常理啊。”

吕玉清并没有惊讶,看来小鱼儿的所作所为都被父母看破了,只是老萧两口子很爱女儿,视频时都没有揭穿。

“小沈是个好孩子,她这段时间帮了我们很多忙,毫不夸张的说,子衿的成长离不开她的照顾,我们也只是从旁辅助。”

老萧语气真诚,也同样对沈幼楚抱有感激。

吕玉清不吭声,她知道后面肯定有一个“但是”。

“但是!”

果不其然,萧宏伟缓缓的说道:“我认为生活还是要理智一点的,毕竟小鱼儿才是陈子衿的亲生母亲,小沈也有陈子佩,她们要慢慢把注意力转移到自己孩子身上,咱们作为父母和长辈,有必要提醒一下的。”

其实关于这个问题,吕玉清以前也有过担忧,外孙女和沈幼楚的感情似乎太深了,不过当时陈子衿还需要吃奶,所以只能放下。

现在随着小鱼儿回国时间的临近,这个问题再次浮现。

“你的意思呢?”

吕玉清问道,她知道丈夫既然提出来,应该就有自己的想法。

“我是这样考虑的。”

老萧沉吟着说道:“宝宝现在也基本断奶了,不如趁着这一次,我们干脆把陈子衿留在金基唐城这边吧,不要让她跟着小沈回去了。至于小鱼儿那边,你晚上和她视频的时候,也把这个意思传达一下······”

凭心而论,老萧这是非常合理的建议,孩子和母亲以外的人更亲近,怎么都说不过去,所以吕玉清也是双手抱胸,陷入一阵阵沉思。

半晌后吕玉清有了结果,她同意了丈夫的意见,只是有些于心不忍。

“和小鱼儿沟通倒是简单。”

吕玉清锁着眉心:“就是和小沈提出来,我感觉自己像个恶人,再一次把孩子从她身边夺走了。”

吕玉清的担心不无道理,以沈幼楚和陈子衿现在的感情,还真是这个样子的。

“怎么是恶人呢。”

萧宏伟握着妻子的手掌,劝导着说道:“她们以后都会理解的,如果······”

老萧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说道:“如果实在勉强,那就算了吧,一切听凭自然。”

“我先和小沈谈谈吧。”

吕玉清叹了口气,沿着楼梯走向二楼位置的主卧室。

······

主卧室就是整栋别墅光线最好的房间,也曾经被当作是陈汉升和萧容鱼的婚房,吕玉清进来后,看到小外孙女正在床上玩耍。

沈幼楚坐在床沿上,她一边整理着衣服,一边用小玩具逗弄着陈子衿,引得陈子衿兴奋的在床上爬行,大热天玩的都出汗了,但是她也正在慢慢的适应。

“小沈。”

吕玉清调整一下情绪,笑容满面的打个招呼,沈幼楚习惯性的站起身,把离着陈子衿最近的位置让出来。

这只是一个小细节,不过让吕玉清心里又多了些压力,想想这四个月,沈幼楚对自己始终都很尊重,有时候三个人带着宝宝出去玩耍,大家都误以为是祖孙三代呢。

不过也正如老萧说的那样,生活还是要理智一点。

“老陈和小胡去订盆栽了,之前我都没发现,院子里缺少植物······”

吕玉清以前是副处级领导干部,有自己一套的谈话方式,并不会直接把心里话全盘托出,她先聊些家常,然后循序渐进的切入进去。

沈憨憨单纯而善良,为了不让吕玉清自说自话,总是会想办法附和,很快就被引导到“亲子关系”的话题上了。

眼下时机已经很合适了,不过吕玉清却没有开口,她只是帮着整理好衣服,又亲了亲陈子衿的小脸蛋,长呼一口气的下楼了。

见面萧宏伟以后,吕玉清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有谈。

“刚才小沈在整理衣服,动作又轻柔又仔细,叠好以后还会留恋的抚平一下。”

吕玉清叹息着说道:“我就想起以前给小鱼儿收拾房间,自己也是这样做的,所以就没有开口。”

吕玉清这是从沈幼楚的身上,感受到了她对陈子衿的母爱,老萧听了也有些沉默。

不过半晌后,老萧还是说道:“这次我们一起去找小沈吧,除了谈谈这件事,再正式的表达一次感谢。”

······

这个时候衣服已经全部整理在橱柜里了,沈幼楚正在全心全意的陪着陈子衿,

小小鱼儿是个活泼的性格,稍微逗一逗就能开心的笑起来,小梨涡又甜又可爱,她还会像往常一样,冲着沈幼楚“妈妈~,妈妈~”的大声叫着。

“第一次抱你的时候,你还没有断奶。”

卧室里的沈幼楚好像在回应“女儿”,又像是在自言自语。:“现在都已经会说那么多话了。”

“妹妹就憨憨的,现在只会说两个词。”

······

“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了喔。”

······

“外面的院子也会有很多小花和小草,还有你最喜欢的小蝴蝶和小蜻蜓。”

······

“你要乖乖的,不能晚上还吵着要出去了。”

······

“陈子衿,谢谢你噢。”

······

沈幼楚声音不大,但是非常的温柔,语气里都是对陈子衿的不舍和疼爱,当她说出“陈子衿,谢谢你”的时候,门外两个身影驻足半响,最后悄然的离去。

“老萧。”

“嗯?”

“今晚还是让小沈把宝宝带回去吧,一直等到小鱼儿回国。”

“嗯。”

“还有呀,以后我们就不要再插手了吧,生活也未必就要很理智,适当的感情用事也未尝不可,她们都是好孩子,我相信能够处理好的。”

“嗯!”

······

很快8月5号就到了,早上刚蒙蒙亮,就有几辆车在金陵御庭园的别墅门口停了下来。

因为接机的人还真的不少,陈兆军、萧宏伟、吕玉清、莫珂、沈幼楚、边诗诗、王梓博、冯贵、沈如意、胡林语、聂小雨、冬儿、沈宁宁、吴亦敏、孙棠棠······

没办法,谁让萧容鱼和陈子佩同时回来呢,所以“沈党”和“小鱼党”几乎无差别混杂在一起了,而且相处的还异常和谐。

比如,边诗诗发现胡林语情绪不太高,还关心的问道:“怎么了,昨晚没睡好吗?”

“没啥······”

胡林语仍然在纠结,她都有些“讨厌”自己的文化积累,为什么要想出“建邺一座城,困着两个人”这样一句很有水平的诗词呢!

听起来沈憨憨和萧容鱼就好像被陈汉升“圈养”的深闺怨妇,胡老师的“女权病”发作,心里一直堵得慌。

过了一会,等着陈子衿吃完辅食,大家陆陆续续准备前往机场。

不过这里就出现一个问题,沈幼楚到底应该上哪辆车?

这里车辆足够,萧宏伟和吕玉清有车,莫珂有车,王梓博有车,还有果壳电子的三辆别克商务。

可是,如果搭乘萧宏伟两口子的车,这样似乎有些起奇怪,因为即将回国的萧容鱼才是他们的女儿,沈幼楚身份上只是个外人。

如果上了其他车辆,沈幼楚手里还抱着陈子衿,吕玉清又哪里会让外孙女离开自己的视线。

看到儿媳妇有些发愣,陈兆军稍微想了想就明白了原因,这个问题倒是很容易解决,让吕玉清抱着陈子衿就行,然后沈幼楚去坐莫珂的车。

不过,老陈正要安排的时候,前面打开车门的吕玉清左右看了看,突然转头喊道:“幼楚,快点过来啊。”

“啊?”

“小鱼党”和“幼楚党”两批人的表情都有了变化,就连隶属“陈党”的王梓博和聂小雨都忍不住吃惊。

在接萧容鱼的时候,吕玉清喊着沈幼楚坐到自己身边,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不仅萧容鱼和沈幼楚个人之间放下了成见,家庭与家庭之间也是互相接受了。

“如果两家是这样的关系,那就算不上深闺怨妇了吧。”

在莫珂的车上,副驾驶的胡林语嘟嘟囔囔。

“你在说什么?”

莫二妈没有听清楚。

胡林语很信任莫珂,因为这也是个对沈幼楚真心好的长辈,她就把自己的疑问说出来。

“莫阿姨。”

胡林语说道:“您以前是大学里文学院的院长,如果我现在想形容,两个纠缠很深的人,她们又同时住在建邺,一个在东,一个在西,应该怎么用一句诗词描述呢?”

“怎么?”

莫珂看了一眼胡林语,笑着问道:“你有喜欢的人了吗?”

“哎呀不是!”

胡林语啐了一口:“我才不喜欢男人呢,我是说两个女人,最好积极一点,不要悲春伤秋的。”

胡老师这个问题有几个要素:两人纠缠很深、同时住在建邺、一个在东一个在西、而且不要像“建邺一座城,困着两个人”那样悲观,最后还得用一句诗词描述出来。

看上去好像挺难的,不过这可难不住莫二妈,她略一思索的回答道:“你住长江头,我住长江尾,共饮一江水······”

“这个好啊!”

莫珂话没说完,就被胡林语兴奋的打断了。

“长江”说明在建邺,“一头一尾”比喻一东一西,“共饮一江水”说明关系很深,更重要的是,听起来就觉得这两人一种情谊。

“你住长江头,我住长江尾,共饮一江水,大概就是幼楚和萧容鱼以后相处的真实写照了吧。”

看着越来越近的禄口机场,胡林语突然对未来的生活充满着期待。

······

(这章真是非常的难写呀,不过总算是表达出来了,大概还有两至三章,正文就全部结束啦!)

喜欢我真没想重生啊请大家收藏:(www.ddxsw.net)我真没想重生啊顶点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我真没想重生啊最新章节 - 我真没想重生啊全文阅读 - 我真没想重生啊txt下载 - 柳岸花又明的全部小说 - 我真没想重生啊 顶点小说网

猜你喜欢: 紧急救援:从徒手攀爬摩天大厦开始从离婚开始的文娱超品小农民我家老婆来自天上我真没想红啊重生之大国工匠妖孽仙皇在都市我真没想重生啊时代狂流
完本推荐: 温柔刀全文阅读白月光是假的全文阅读[综武侠]故国神游全文阅读以下犯上gl全文阅读食神诸天成圣全文阅读臣服全文阅读穿书之我成了暴君的掌中娇全文阅读馋全文阅读一本正经修仙全文阅读渣男不渣[快穿]全文阅读女配一心学习[快穿]全文阅读异能力春花秋落全文阅读真香[快穿]全文阅读莽荒纪全文阅读做霸总的男人全文阅读清穿之咸鱼皇贵妃全文阅读宫斗不如当太后全文阅读星际第一团宠全文阅读修罗姬全文阅读微光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魔临仙丹给你毒药归我我的读者遍布星际臣服替身女配她爆红娱乐圈[穿书]我有一群地球玩家莽荒纪超神学院之虫族主宰他与路白月光是假的数风流人物无双皇子:镇守国门二十年微光我和鸿钧生崽崽[洪荒]查克拉无限真的能为所欲为吗春风燎火定风波从低配奥丁开始儒神在上全能千金燃翻天仙侠:开局先刷十年阅历!炮灰之爱农夫凶猛拖油瓶只想种田清穿之咸鱼皇贵妃夫人太彪悍(重生)大佬每天送我上热搜穿成黛玉她侄女低调为王太初

我真没想重生啊最新章节手机版 - 我真没想重生啊全文阅读手机版 - 我真没想重生啊txt下载手机版 - 柳岸花又明的全部小说 - 我真没想重生啊 顶点小说网移动版 - 顶点小说网手机站